澳门赌博娱乐网站

发布时间:2018-09-11 09:33:09  来源:中共河北历史网  河北党网网上十大正规赌博网站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中央红军长征后,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坚持斗争的中共鄂豫皖省委和红25军,按照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和周恩来副主席的指示,于1934年11月16日从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出发,开始长征。他们经过艰苦奋战,于1935年9月15日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成为各路红军长征队伍中先期到达陕北与陕甘红军胜利会师的第一支部队,是北上先锋,被毛泽东誉为“中央红军之向导”。

  独树镇恶战

  1934年11月11日,中共鄂豫皖省委根据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和中革军委副主席周恩来的指示,在河南省光山县花山寨召开常委会议,决定率领红25军实行战略转移,越过平汉铁路,在桐柏山或豫西伏牛山区创建新的根据地,并留一部分兵力再建红28军,继续坚持鄂豫皖边区的游击战争。

  11月16日,红25军2980余人在中共鄂豫皖省委书记徐宝珊和红25军政治委员吴焕先、军长程子华、副军长徐海东等率领下,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由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出发,开始长征。

  红25军以秘密的行动,突然越过国民党军设置的平汉铁路封锁线,向桐柏山转移。到达桐柏山后,徐宝珊、吴焕先、程子华、徐海东发现该地区距平汉铁路和汉水太近,回旋余地狭小,再加上蒋介石为了围歼孤军远征的红25军,急令“鄂豫皖追剿纵队”5个支队和东北军第111师跟踪追击,并令驻河南的第40军和驻老河口的第44师迎头阻击,企图以30多个团的兵力,进行前堵后追,把红25军歼灭于桐柏山区。

  鉴于上述严峻形势,中共鄂豫皖省委和红25军领导人决定放弃在桐柏山创建根据地的原定计划,率领红25军取道泌阳、方城,向伏牛山区转移,寻机创建新的根据地。

  11月26日,衣着单薄的红25军指战员,冒风雪,顶严寒,忍饥饿,艰难地向方城县独树镇地区进军。大约中午时分,前梯队已经进至独树镇附近,准备从七里岗通过许(昌)南(阳)公路。

  这个时候,国民党军第40军第115旅和驻叶县骑兵团已经封锁了许(昌)南(阳)公路,并在独树镇四周布下重兵,将红25军前梯队团团包围,企图彻底歼灭。而红军先头部队因风雨交加,能见度低,未能及时发现隐蔽集结的国民党军,再加上天气寒冷,许多指战员的手指都被冻僵了,连枪栓都拉不开,手榴弹也扔不出去,零星的火力也不足以有效地阻止敌军的进攻。而国民党军的火力却非常猛烈,仿佛像一座火墙封锁着红25军的去路。红25军第224团伤亡极大,特别是走在最前面的第1营,许多人被击中倒地;紧跟其后的第2营以及第3营,由于均处在国民党军的包围之中,左右都遭到敌军的猛烈火力扫射,部队被压制在河沟里。

  在此危急时刻,红25军政委吴焕先冒着敌军的密集火力,率领225团第3营奋不顾身地赶到先头团,他一面命令225团第3营营长张海文率部实行坚决反击;一面向224团将士们大声疾呼:“同志们,就地卧倒,坚决顶住敌人,绝不能后撤!”

  吴焕先深知,现在红25军所处的位置是一片开阔地,即使再往后撤也是一片平川,没有退路。因此,他决定与敌军拼一死活,杀出一条血路来,也许会绝处逢生,否则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有道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说时迟,那时快,吴焕先用力甩掉披在身上的大衣,从交通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站在公路上振臂高呼:“同志们,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决不能后退!”

  这宏亮的声音,如同滚滚惊雷,响彻阵地,鼓舞了红军指战员的斗志。吴焕先手里紧握着大刀,脸上沾满了泥血,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他紧紧地盯着敌军,当其逼近时,怒吼一声:“共产党员跟我上!”红军指战员在吴焕先的带领下,端起枪,拎着大刀,冲向敌群。就连没有武器的民夫,也拿着扁担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

  副军长徐海东得悉前锋部队已同敌军展开激战,立即率领后梯队第225团迅速赶到,投入战斗。

  红25军的英勇反击,迫使敌人停止了进攻,使战局暂时稳定下来。军领导分析形势后,一致认为,如不迅速脱离这个危险区,就会在这地形平坦、人生地疏的敌占区里,被迫与数万敌军进行决战,其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军领导决定,在敌军形成合围之前,不顾连续作战的疲劳,当晚冒着雨雪,迅速突破敌军的封锁线,穿过许(昌)南(阳)公路,继续向北转移。

  独树镇战斗是红25军长征途中的一场恶战。在这场战斗中,红25军化险为夷,靠的是领导干部冲锋在前的模范作用,全体指战员不怕牺牲、英勇战斗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和及时定下转移出去的决心。这次战斗打破了敌军的堵击计划,给敌军以重大杀伤,但红军也牺牲近100人,伤200余人,可谓红25军长征路上生死存亡的关键一仗。

  血战庾家河

  12月8日,红25军经过艰苦转战,进至陕西省东南部地区。中共鄂豫皖省委鉴于该地区地理位置和敌情、民情适于创建新的根据地,即于10日在雒南县庾家河(今丹凤县)召开常委会议,作出《关于创建新苏区、新的革命根据地的决议草案》,提出以武装斗争打开新局面,创建新根据地的任务。会议还决定将中共鄂豫皖省委改为鄂豫陕省委。

  红25军按照中共鄂豫陕省委的决定,准备抓住陕军杨虎城部忙于北攻陕甘红军、南拒川陕边红四方面军、西防蒋介石嫡系部队入陕,无力顾及陕东南的有利时机,全力开展新根据地的创建工作。

  12月10日正午时分,省委会议还没结束,在庾家河镇北岭头突然响起一连串“嘀嘀哒哒”的枪声。当时,由于红25军连日来行军作战,疲惫不堪。设在岭头上的哨兵十分疲劳,不知不觉地抱着枪进入梦乡。国民党军突袭的枪声惊醒了红军的哨兵,他们睡眼朦胧,凭着直觉,大声地喊:“有情况!敌军已经摸上了山头!打!”

  突袭之国民党军,原来是在河南卢氏、朱阳关一带堵截红25军入陕的国民党军第60师陈沛部,跟踪追入陕南,由鸡头关方向突袭而来。国民党军先头部队从炉道七里荫上岭,突袭红25军的哨卡,占领了庾家河岭头阵地,控制了制高点。国民党军居高临下,以20倍兵力对红25军进行猛烈攻击,企图一举把红25军歼灭在庾家河这条狭窄的山沟里。

  听到枪声后,鄂豫陕省委立即停止开会。军长程子华、政治委员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等首长迅速直奔阵地,指挥部队立即进行反击,阻止敌军进攻。一场悲壮、惨烈的争夺庾家河岭的血战展开了。

  战斗一开始,国民党军第60师先头部队第360团,依据岭头有利地形,连续发起猛攻,企图把反击的红25军压下去。

  在这危急关头,副军长徐海东亲率主力第223团从正面勇猛地冲进敌群,用刺刀、手榴弹,硬是从敌人手中夺回了岭头阵地。与此同时,军长程子华率领第224团从右侧山头迂回,政委吴焕先率领第225团从左侧山头迂回,迅速夺回岭头东、西两侧高地,协同第223团实施猛烈反击,将敌军压下岭头。

  但是,国民党军拼命反抗。不一会儿,他们凭借着优势的兵力和火力,不惜一切血本,向红25军发起更加疯狂的进攻,企图夺回袭占的阵地。战斗进入胶着状态。

  突然,徐海东副军长随着“乒”的一声枪响倒在地下,顿时血流如注。“徐副军长负伤了!”警卫员一边喊,一边疾呼抢救。这颗子弹,从徐海东的左眼底下打进去,又从后颈穿出来。徐海东血流不止,生命垂危……

  这时,国民党军的两个团相继增援上来,向红25军发起更加疯狂的反扑。从东山头冲上来的军长程子华,在前沿阵地上手持望远镜观察战斗进展情况,突然被敌军子弹打穿双手,打断了3根手指头,左手腕动脉血管被打破,血流不止。军长程子华也负了重伤。

  在这生死的紧要关头,政治委员吴焕先军政一肩挑。他站在山坡上,密切地注视着敌军的动态。为了节约子弹,他立即把指挥旗往空中一举,大声疾呼:“同志们注意!我的旗子一举起,你们就打,不准擅自开枪。”当时,国民党军像赌徒一样输红了眼,一面疯狂地进行猛烈射击,一面拼命地往山上爬。吴焕先目不转睛地紧盯着敌军,显得那样沉着、冷静、刚毅、坚强。当敌军完全接近红军时,他猛地把旗子向空中一举,大声喊:“打!给我狠狠地打!”

  霎时,庾家河沟被那“嘀嘀哒哒!”“轰隆隆!轰隆隆!”的机枪声、手榴弹爆炸声震撼。敌群中顿时升起一柱柱硝烟,敌军一片片应声倒下。随即,红军指战员在吴焕先的指挥下,与敌军展开殊死搏斗,漫山遍野刀光剑影,喊杀声震天。经过20多次的反复冲杀,敌军尸横遍野,丢盔卸甲,狼狈逃窜。

  庾家河反击战斗,是红25军继独树镇战斗后又一次恶仗,也是关系到红25军生死存亡的一次决战。在血战中,红军共毙伤敌军300余人,自身也遭受很大伤亡。

  庾家河战斗的胜利,是红25军在极其危急困难的情况下进行的。全体指战员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用生命和鲜血强攻硬拼换来的。它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又一曲壮丽的凯歌,使红25军又一次转危为安。

  这次战斗后,国民党军第60师再也不敢来追击红25军,使红25军赢得在鄂豫陕边开辟新区的时机和条件。随后,红25军开始创建鄂豫陕根据地,并先后打破国民党军的两次“围剿”,根据地得到巩固和发展,部队也发展到3500余人。

  西进北上

  红25军的西征北上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它是在与中共中央长期失去一切联系的情况下,主动配合中共中央和红军主力北上的行动的、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决策;它充分反映了中共鄂豫陕省委和红25军领导人具有很强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这种精神是难能可贵的,受到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的高度赞扬。毛泽东曾与范长江说:“徐海东部由陕南经陇东到陕北,乃偶然做成中央红军之向导。”这个评价是不低的。

  1935年7月15日,红25军进抵长安引驾回地区后,原中共鄂豫皖省委交通员石健民从上海经西安到达红25军驻地,带来了中共中央在数月前下发的文件和中央红军已在川西同红四方面军会师的消息,并说明他们有继续北上动向,与国民党报纸报道的消息一致。当晚,中共鄂豫陕省委在长安沣峪口召开紧急会议,研究红25军今后的行动方向问题。会议认为,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加紧入侵和蒋介石国民党的卖国内战政策,激起了全国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掀起抗日救国运动的新高潮,特别是在华北地区,抗日救国运动空前高涨,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的到达必将推动形势的更大发展,中国革命形势将发生根本变化。同时,会议认为,“中国苏区发展,红军新胜利,主力会合在西北的胜利与将要形成中国西北部苏区根据地……这都是目前中国革命发展的新形势特点”,“配合红军主力行动以争取最后全部胜利,这是当前最紧迫的战斗任务”。因此,会议决定:红25军“目前首先要执行新的任务,采取新策略,在一切行动(中)极力与陕北红军集成一个力量”,“有力地去消灭敌人,配合红军主力在西北的行动,迅速创造新的伟大的巩固的革命根据地”。会议要求红25军迅速北上与陕甘苏区的红军会合,“首先争取陕甘苏区巩固,集中力量以新的进攻策略消灭敌人,直接有力的配合红军主力,创造新的伟大红军与准备直接与帝国主义作战的阵地。”同时决定:将中共鄂陕、豫陕两特委合并为鄂豫陕特委,统一领导留在鄂豫陕根据地的红军和地方武装,就地继续坚持斗争。

  中共鄂豫陕省委在与中共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独立自主地作出这一战略性决策,完全符合中国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符合中共中央、毛泽东率领主力红军北上抗日救国的战略意图,也反映了红25军全体指战员与主力红军会师的殷切希望。

  7月16日,中共鄂豫陕省委率领红25军由沣峪口出发,再次踏上了继续长征的征程。他们经鄠县(今户县)、盩庢(今周至)、留坝、凤县、两当、秦安,于8月15日进抵静宁以北的单家集、兴隆镇地区。

  兴隆镇、单家集是回民聚居的地区。红25军在停驻期间,模范地执行民族政策,给当地回族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当红25军离开此地时,全村男女老少齐集街头,敲锣打鼓,夹道欢送,衷心祝愿红25军顺利北上。

  红25军从兴隆镇、单家集出发前,驻守在陇东地区的国民党军第35师马鸿宾部奉蒋介石的命令,调兵遣将,西自中宁、东至宁县,在固原、平凉、泾川、西锋镇、庆阳、曲子、环县等重镇派出重兵防守,组成了两道封锁线,企图凭借六盘山和泾河、蒲河、马莲河等天然屏障,严防死堵,企图将红25军歼灭于陇东地区。

  8月17日,红25军从兴隆镇、单家集一带出发,沿西兰公路北侧向东前进。当晚7时许进到隆德县城以北王新湾一带。当时,隆德县城由鲁大昌部1个营和县保安团驻守,兵力不多,且城北地势较平,易于攻击。因此,吴焕先、程子华、徐海东命令红25军先头部队袭击隆德城。晚8时许,红25军从城北迅速突进隆德县城,全歼守敌。红25军乘胜翻越六盘山,于18日拂晓进至和尚铺。部队稍作休息之后,经蒿店、安国寨,过斜河子,一部上北塬,第223团和手枪团直逼平凉。

  国民党第35师师长马鸿宾闻讯后,惊恐万状,并亲至平凉,坐镇指挥。然而,吴焕先、程子华、徐海东采取声东击西、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命令红25军沿北塬绕过平凉,继续东进。马鸿宾的堵截计划失败后,又判断红25军会进攻泾川,遂令驻防泾川的马开基亲率骑兵1个营,在城西王母宫构筑工事,严加防守;并赶调马培清骑兵团占领泾川以南高地;第209团1个营、马应图2个步兵营、第105团萧全禄步兵1个营、卞德云骑兵营等,云集泾川,企图将红25军驱逐出陇东地区。

  8月中旬,红25军由平凉以东出发,南渡泾河,进入白水镇一带。国民党军第105旅一部尾追红25军至马莲铺。为甩掉追敌,争取先机,红25军冒着大雨抢占打虎高地,与敌人展开激战,随后发起冲锋,从山头压下来,敌人顿时大乱,死伤200余人。敌第105旅副旅长马应图在慌乱中,带领2个步兵连向泾川方向逃窜,又遭到红25军的伏击,溃不成军。混战之中,一名敌军官带领数十个骑兵和1辆马车,仓皇溃逃。事后才得知,那个险些被生俘的军官就是第35师师长马鸿宾。

  8月21日,由于该地区连降暴雨,泾水暴涨,红25军无法过河,遂东进至王村南渡汭河。但是,汭河河水也已暴涨,山洪暴发,水流湍急。当部队过去一半后,后卫部队第223团即被阻于北岸的四坡村。马开基率团乘机向红25军第223团发起攻击。红军冒着大雨,凭借房屋、土墙、窑洞与敌人展开激战。军政委吴焕先命令第1、第2营从西面向敌人猛烈反击。吴焕先一面高喊:“一定要坚决地打,英勇地打!”一面亲自带领警卫人员奋不顾身地冲入敌群。在吴焕先的模范行动感召下,红军指战员冲锋陷阵,奋勇杀敌,士气大振。在激战中,吴焕先不幸中弹,英勇牺牲。他的牺牲,激励了红军指战员们,大家满怀仇恨,更加勇猛、顽强地扑向敌人。有的红军战士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枪托与敌人拼杀,枪打坏了,就赤手空拳与敌人搏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血战,全歼该敌,并击毙马开基。

  四坡村战斗,是红25军长征途中又一场恶仗。战斗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广大指战员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十分崇敬的中共鄂豫陕省委代理书记、红25军政治委员吴焕先在战斗中不幸牺牲,大家都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

  后来,红25军老战士、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原政委王诚汉感慨地说:吴焕先政委“平时关心战士,问寒问暖,亲如手足。作战总是指挥靠前,身先士卒,在25军指战员中威望很高,是我们的军魂。”红25军在与中共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广大指战员能够坚信党的领导、不怕艰苦、不怕流血牺牲,西进北上,取得许多胜利,吴焕先发挥了核心领导作用。吴焕先的不幸牺牲,“不仅是红25军,也是红军的一大损失”。

  四坡村战斗后,红25军四处打听中央红军的北上行动,但一直没有确切消息。为了摆脱优势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红25军决定立即北进,与陕甘红26军等部会合,另图发展。红25军绕过崇信,转而北进,经华亭、安口窑,渡过泾河,再次逼近平凉。由于红25军行动方向变化莫测,搞得敌人晕头转向,狐疑不定。当时,马鸿宾既怕红25军向西攻占平凉;更怕红25军挥戈向东,直取其师部驻地西锋镇;又慑于瓦亭、马莲铺、四坡村的几次惨败,再也不敢主动进攻红军,只是消极防守和派部队远距离尾追。因此,红25军乘机大踏步向北挺进。经庆阳、翻塬过河,日夜兼程,直抵合水县以西的板桥镇。接着,沿陕甘边界无人区北进,于9月7日顺利到达陕西省保安(今志丹)县豹子川(今属华池县)。中共鄂豫陕省委召开会议,决定由徐海东任红25军军长,程子华任军政治委员。9月9日进入永宁山,与中共陕甘党组织取得联系。中共西北工委得知红25军已胜利进入陕甘根据地后,即发布《为欢迎红二十五军北上给各级党部的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立即动员起来,召开群众大会,广泛张贴标语、散发传单,热情欢迎红25军,并指示陕甘红军主力速返永坪,与红25军会师。15日,红25军到达延川县永坪镇,次日与陕甘红军主力会师。至此,红25军历时10个月、途经鄂豫陕甘4省,转战近万里的长征胜利结束。红25军与陕甘红军的会合,壮大了陕甘根据地的武装力量,增强了根据地人民的革命斗志,为彻底粉碎国民党军第三次“围剿”陕甘根据地奠定了重要基础。

  9月17日,中共中央驻北方代表派驻西北代表团、西北工委、鄂豫陕省委举行联席会议。为加强党的领导和统一指挥红军的行动,会议决定撤销原西北工委和鄂豫陕省委,成立中共陕甘晋省委,由朱理治任书记,郭洪涛任副书记;改组了原西北军事委员会,聂洪钧任主席;红25、红26、红27军合编为红军第15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高岗任政治部主任。部队依次编为第75、第78、第81师,全军团共7000余人。18日,中共陕甘晋省委、西北军委在永坪镇召开庆祝两军会师和红15军团成立大会,号召全体军民积极行动起来,为粉碎国民党军的第三次“围剿”而努力奋斗。

  红25军长征的胜利,为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陕北提供了有利条件,成为其他各路红军北上的先锋。

责任编辑:陈红_DW103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网上十大正规赌博网站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网上十大正规赌博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